xpj777000入口

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人文】斜雨白雾游娜姑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1-08-06

  从会泽的大海草山下来,气温从山上的10 度,又回到山下的20 多度。羊青一家在云南会泽的县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他们向一个叫娜姑的小镇出发。

  出会泽县城,逶迤的道路一直向上爬升,到达一个垭口。视线一平,就看到天边山峦和白云相接,白云在山间流卷。翻过垭口,眼前豁然开朗。群山延绵,围成一个椭圆,椭圆里,安安静静地放着一个坝子。村居,错落有致,就围聚在坝子的周围、山峦的脚下。

  坝子里有各种颜色,五谷金黄,土地暗红,还有未知的鲜绿,和在其间穿梭的人物牲畜,各色不一。车滑行下去,有一个不大的泥地停车。挥腥,也没有车。羊青的爸爸就下车去,深呼吸,看天边的流云,隔着场边的格桑花,用手机拍这个娜姑镇边的坝子。

  所谓古镇,其实不在镇上。所以他们绕了一圈,对这个普通的小镇失望,以为又被骗了。但是羊青的爸爸还是不甘心,地图上搜到一个叫“三圣观”的地方,反正不远,再碰碰运气。他们在绕行娜姑镇子前,到过三圣观所在的白雾村,开车在村里瞎游一圈,除了看见耕牛、村民和成垄未收割的玉米,还有地里绿油油的生姜。他们再次折返后,车就到了财神庙前的一个停车场。

  :贸,羊青和爸爸去看财神庙。财神庙有雕栏,有斑驳的门牖,有剥离的青砖,有香炉里经年覆盖的灰,有一个破败的门房——也许它在数十年间,是做过售卖土特产的小铺的,里面还有一个终日笑眯眯的缺牙老太太。在没有透过大门看到里面金碧辉煌的泥塑金身之前,一切都恰恰好。

  爸爸把相机交给了羊青,对他说,按你自己的想法,拍你喜欢拍的东西。羊青每拍一张,就跑来问他的爸爸:“爸爸,这张怎么样?”后来他爸爸不耐烦了,跟他说:“自己去拍,好和不好,没必要问人的。”拍摄的对象有小巷拐角上老房瓦沟里长出的瓦菲;有顺着街沿的石沟里,用清水洗衣的女人;有清净道观里,盛装滋养陈年青苔雨水的石缸;偏殿天井里独自探头的无名绿树;有老青石、有新苔藓,有欲飞的歇山重檐,有风蚀雨刻、不知岁数的黄色土墙。

  在三圣观恢弘的门楼下,过道里,坐着一群玩扑克牌的老人,不喧哗,也不寂静,闲散地说话论牌。走过过道,爬上青白间杂的台阶(白是石质,青是苔藓),魁楼屹立在眼前。

  魁楼是什么建制?什么规格?檐叫什么檐?顶是什么顶?镂刻的花纹有什么讲究?梁上趴着的各种兽叫什么,有什么说法?这是羊青的妈妈问他爸爸的话,可他爸爸词穷了,只说“中国建筑的学问博大精深,或者看了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能回答这些问题”。

  三圣观主殿前的空地,立着五棵翠柏,浅赭色的树皮纹理,朝一个方向扭曲,再往上,细密的枝叶遮住了雾蒙蒙的小片天空。石头垒砌的坛上,有香炉,青烟飘。兄蚧,黄焰扭摆。后来细雨开始落起来,妹妹朵夏、奶奶和妈妈都躲雨去了,只有羊青和爸爸在细雨里,在三圣观里一起瞎走发呆。一有微风起,雨就斜斜地,歪过屋檐往里飞,头上就落了细细密密的一层。走走看看,一不留神,他们发现观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除了听不见的风声,和几声鸟雀的细叫,什么都没有。

  穿廊过道,有偏殿,有财神,有救苦殿,有观音。主殿里,有武圣关公、文圣孔子,和文昌帝君,羊青这才知道三圣是什么意思。主殿门旁,有个道人,挽个发髻,旁若无人地玩手机,他的身后有些供售卖的石头,嵌在不知道什么木质的底座上。可是这个上午,没多少人来,他继续玩他的手机,对这对闲游的父子视若无睹。羊青拿着他的小相机,胡乱拍摄,要对着殿里的塑像,他的爸爸制止了他,跟他说:“你可以不信,但不可不敬,人应该要有敬畏心。”要出观时,羊青说:“这个观里要是有个茶馆,喝喝茶聊聊天,真是再好不过!”

  出观一回头,还是那些叫不出名的建筑样式,除了飞檐、影壁和惊鸟铃,琉璃瓦,匾额,蓝楣朱柱,实在是叫不出名了。目力越过这些建筑,是坝子边缘隆起的绵延山脉,山峰此时都隐没在朦胧的雾岚里,人声开始起落,远处赶来的人们,开始在巷子里闲逛叽喳。有人来,一有热闹,这个地方就不适宜了。

  文/王飞

  贵州电网六盘水六枝供电局

xpj777000入口(中国)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