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j777000入口

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人文】彭雪枫与娄山关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1-08-06

  “大楼高压万峰巅,鸟道才容一线穿。”壁立千仞、层峦耸翠的黔北第一险隘娄山关在晚清诗人莫友芝的笔锋下竟有太白《蜀道难》的意味。诗人并未夸张,如此若斧似戟般直刺苍穹,古人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良有以也。娄山关奇崛若斯,天生注定是兵家的青睐之地。

  史载李唐以来,娄山关即烽火连绵,无数次的刀光剑影给这座雄关留下了历尽沧桑的历史厚重感,而距今86年前的那场激战更是因其壮烈无双而使之有一种分外夺目的血染风采。

  1935年1月9日,红军以猛烈的火力一举拿下娄山关,为确保遵义会议的胜利召开作出了重大贡献。2月25日晨,中央军委发出了“应乘虚占领娄山关”的指示,命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统一指挥红一、红三军团向娄山关挺进,而负责正面主攻娄山关的则是彭雪枫的红三军团第十三团。

  彭雪枫,一代名将,位于共和国36位军事家之列,1907年9月出生于河南南阳的一个贫民家庭。家贫不忘读书,他五岁即随祖父和伯父学习,家人给他起的学名叫彭修道。《中庸》有云:“故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这无疑是一个被家人寄予厚望的名字。“修道”二字虽充满传统文化气息,却颇失于俗白,后来他便取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之意而改名雪枫。

  皓雪丹枫,这是散落在古典诗文中的绝美意象。不妨想象一个场景,一片酡红色的枫叶离开树枝,在清风的吹拂下翩翩回旋,缓缓飘落在纯白无瑕的雪地上。此番景致,当是诗人灵魂为之颤动的图画。

  除了诗一样的名字之外,彭雪枫的相貌也颇为出众。如今我们看他的照片,即使一身简朴粗陋的新四军军服,也无法掩盖他的堂堂仪表。不难想见,如若稍加修饰,他该是多么的“风神高迈,容仪俊爽”。

  这样的名字,这样的相貌,原该是一位吟风弄月的书生,彭之一生,确也笔力雄健。但他最重要的身份却是一名横刀立马的沙场悍将。

  娄山关的右侧是悬崖峭壁,飞鸟难逾;左侧则是主峰点金山,坡度较小且可攀爬,如能一举攻占,则可凭借居高之势而大获全胜。因此,是役之关捩便在于点金山,得点金山者得娄山关。

  点金山于娄山关之肯綮般地存在,黔军亦是心知肚明,故而早已布下重兵。一马当先的骁将彭雪枫豪气干云,不等援军到来,即下令部队仰攻抢关。冲锋号吹响,山岳有崩颓之恐,风云有变色之忧。

  兵者,势也,仰攻在地势上可谓完全处于劣势。然而英勇的十三团战士们义无反顾,拼命向前进攻,冲锋梯队喊声似雷,冲入敌阵端着刺刀与敌人贴身肉搏。狭路相逢勇者胜,黔军见了这股不要命的部队,气势上就输掉了,最终败退,十三团一举拿下点金山。

  敌将王家烈得知点金山失守,当即命令两个团反扑,此时敌我实力悬殊,十三团陷入孤军奋战的危险境地。恰在此时,浓雾中传来了援军红十二团的喊杀声。双方遂在点金山和大尖山一线展开反复拼杀的拉锯战。下午四时。红军愈战愈勇,发起五次冲锋以突破敌军防线,终于在黄昏前牢牢控制住了关口。

  其后又经反复较量,直至次日,红军终于拿下了娄山关。暮色苍茫之际,毛泽东策马登关,吟出了那首著名的《忆秦娥》: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如此苍凉悲壮的风格在毛泽东诗词里堪称绝无仅有,而此词也被许多诗论家誉为“毛词第一”。“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是对才发生的激战充满骄傲的回望,而“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则是对戎马人生充满悲悯的观照。

  如血的残阳多么似那片绛红的枫叶,在这场伟大的战斗里,二十八岁的彭雪枫功不可没。

  文/倪浩

  深圳供电局

xpj777000入口(中国)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