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j777000入口

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记忆】“红色发电厂”的诞生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1-08-06

沕沕水发电站旧址(资料图片)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电力事业发端于1941年。当时,中共中央在延安阎店子创建了自己的发电厂,尽管发电功率只有3千瓦,却支撑起了几十个无线电台,把中国共产党的联络范围扩展到国统区乃至苏联,在当时发挥了重要作用。

  解放战争时期,党的军工生产急需电力支持,党中央为了保证军工生产以满足前线的需求,于是决定在晋冀鲁豫军区腹心筹建自己的发电厂,以确保能持续为兵工基地提供强大的电力保障,提高生产效率。

  1945年9月初,刘伯承、邓小平亲自选定了山西长治潞城县西白兔村一块巨大的平地作为华北第一座解放区电厂的厂址。这块平地紧挨着漳河,东面有阎锡山时期修建的窄轨铁道和小火车,西面有八路军从日伪军手中解放的石圪节煤矿和小河堡煤矿,南面有公路连通。有水有煤有铁路有公路,建设电厂所需要的条件都具备了。

  但问题是,如何才能找到电厂所需的机器设备,且把它们运送到西白兔村这块平地上。军工部对当时的情况做了认真的分析和研判,最后决定把河北峰峰煤矿、临水发电厂、河南焦作煤矿的发电设备秘密拆运到山西长治。其中,从河南焦作运输设备的任务最为艰巨。河南焦作在山西太行山脚下,早年日本侵略者占领焦作后,在焦作王封煤矿建立了自备电厂和39号井坑口电站。焦作不仅有解放区电厂需要的设备,而且这里的国民党势力相对比较薄弱。不过,从焦作运送设备到山西却要途经险峻的太行山。

  1946年5月中旬,军工部安排了30多名具有丰富地下对敌斗争工作经验的同志组成武工队,乔装成普通老百姓,日夜兼程,秘密潜入焦作市。在焦作地下党组织的配合下,武工队的同志白天以民工的身份集中力量拆卸设备,晚上组织搬运装车,然后藏到安全的地方。6月底,大部分设备都按原定计划拆卸完毕。考虑到搬运设备北上太行山的艰难,军工部动用了近300名转运大军,用自制的平板车把数十吨重的发电机和锅炉运往革命老区山西上党盆地。

  1946年8月底,发电设备运到了潞城县,工人们马上开始组装,但建厂行动很快被国民党发现,多次派飞机进行轰炸和扫射。为了躲避敌机的轰炸,只得把厂址迁到西白兔村南一个长满杂草和树木的隐蔽山凹里。建厂初期,很多必要的物资材料难以筹集,工人们四处翻找,把丢弃的砖头、钉子和铁块捡回来当材料,还拆了几座破庙。一些必要的零件缺乏,他们就把收集到的废铁锻打成零件毛坯,利用一台旧车床进行再加工。车床没有动力启动,就拴上绳子,像绞磨一样,靠人力一点一点地绞出来。电厂先是安装了一台350千瓦发电机组,随后安装另外一台320千瓦发电机组,两台机组当年生产电力100余万度。(电厂第三台1500千瓦的发电机组于1948年安装,总装机容量达到了2170千瓦,年发电量达到300万度左右)

  1946年冬,这座电厂正式挂牌“华北军工部第四总厂军工一分厂”,这是中国共产党在解放区建设的第一座发电厂,人们亲切地称它为“刘伯承电厂”。

  1947年7月1日,山西另外一座“红色电厂”——贺龙电厂也正式发电。这是晋绥军区兵工部第六厂,装机容量116千瓦,边区军民习惯称其为“贺龙电厂”。贺龙电厂所产生的电力源源不断地送往14所兵工厂、晋绥边区党政机关、西北农民银行钞票厂、晋绥日报印刷厂等,有力地支援了西北战场的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刘伯承电厂”和“贺龙电厂”经过多次改造扩建,以崭新的姿态发展壮大。“刘伯承电厂”最早的那台发电机组还作为文物陈设在矿区,诉说着“红色电厂”的峥嵘岁月。

  中国共产党建设第一座“红色水电站”是在延安保卫战时期。当时正是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关键时期,党中央、中央军委机关及群众正从延安撤离,转移到平山县西柏坡。但平山县的兵工生产由于没有电力支撑,全靠人工操作,效率低下,难以满足前线的需要。唯有解决电力问题,才能加强兵工生产,提早结束战争。

  地处深山的平山县和上文提到的山西潞城县不同,交通闭塞,不可能依靠煤炭资源解决电力,只能依靠当地水资源修建水力发电站。勘察人员在滹沱河及其支流卸甲河附近进行了测量,发现均不适合修建水电站。后来在翻阅平山县志时偶然发现了“沕沕水瀑布从天降”的记载,而这条瀑布就位于距西柏坡约45公里的沕沕水村。勘察人员马上赶往沕沕水瀑布进行详细测绘,发现此地天然具备发电条件:瀑布落差89米,水量为0.3立方米/秒,流水一年不断,可以带动一台200千瓦左右的发电机。凑巧的是,井陉煤矿解放时,缴获了一台德国西门子产的194千瓦柴油发电机和部分零部件,正好可以改造成水力发电机。朱德总司令亲自拍板在沕沕水瀑布这里建设水电站。

改装蒸汽火车头(资料图片)

  1947年6月,沕沕水发电站正式破土动工。和“刘伯承电厂”建厂时一样,水电站的建站材料也要自己解决。技术人员除了到井陉煤矿寻找能用的材料和零件外,还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潜入敌人占据的石家庄购买无能力制作的部件。而且没人知道水电站核心部件水轮机的构造,技术人员能依靠的只有一本关于水电的日文书籍,一边翻译一边研究将原理弄清,然后拿木棍比划,摆出模型后照着画图纸。图纸的问题解决了,可是制造零件的难题又摆在前面。当时平山县没有机械厂,技术人员只得到刚刚解放的井陉矿区寻找加工制作厂家,历时四个月,终于把水轮机制造出来。

  有了水轮机,还要有发电机,才能完成将水能转化成机械能,再将机械能转换成电能的过程。而将194千瓦的发电机从井陉煤矿运到平山县,也经历了重重困难。深山里多是羊肠小路,又不停有敌机袭扰,运输队白天修路搭桥,夜晚秘密前行。至于电线和变压器,除了一部分从井陉煤矿运来,剩下的部分则到石家庄郊区国民党的输电线路中偷拆。终于在1947年底,土木建筑、机组安装、管道铺设、电网架设均已竣工,沕沕水发电站基本建成。

  1948年1月25日,沕沕水发电站举行落成典礼。晋察冀边区工业局向沕沕水发电站赠送刻有“边区创举”的纪念匾,不仅是因为水电站本身有许多史无前例的创举,还因为它改写了历史篇章。朱德为水电站剪彩,宣布中国共产党建设的晋察冀边区第一座水力发电厂正式投产,并亲自开启了水轮机的闸门,将电力输送到附近9个兵工厂。在轰鸣的马达声中,工人们生产的武器弹药满足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的需要,有力地支援了解放战争。3月,沕沕水发电站开始架设向西柏坡送电的专线,满足办公照明、发送电报和广播用电的需求。党中央在西柏坡用一份份电报指挥了震惊中外的三大战役,奠定了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基础。

  新中国成立后,沕沕水电站继续发电。1975年当地政府对电站进行扩建,改装成了一台新的发电机。后来德国企业西门子还曾想用两千多万元收购当年那台194千瓦发电机作留存,但被电站拒绝了。2002年,沕沕水生态风景区内开发,在水电站旧址附近修建了“沕沕水电厂纪念馆”,陈列当年用过的工具和电缆。景区大门两侧挂有对联:“飞流直下三千尺,太行亮起万盏灯”,横批:“边区创举”。

  文/江伟欢

  南网传媒公司

xpj777000入口(中国)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