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j777000入口

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人物】张希载:水电之志 无远弗届

信息来源:南网知行  发布时间2021-08-06

张希载到云南电力工业局工作(资料图片)

 

  1927年出生的张希载老人于1949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

  系,曾任福建古田溪水力发电工程处曹洋溪电厂厂长、北京水电建设总局技术处工程师、昆明(水电)勘测设计院副总工程师、云南电力设计院院长、云南省电力工业局副总工程师等职务,他的毕身精力都奉献给电力建设事业。

  张希载老人有一段传奇的经历。抗日战争时期,风华正茂的张希载1943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在那烽火战乱的年代,全国爱国青年志士都积极投身于保家卫国。张希载最小的妹妹在江苏江阴老家中不幸被日军的炸弹炸死,另外两个弟妹也在敌机轰炸中受伤,国恨家仇让青年张希载义无反顾地来到云南参加中国远征军。

  “1944年5月,滇西反攻战打响,中国远征军在300公里的战线上横渡怒江,向侵占松山、龙陵、腾冲的日寇反攻,我在大学英语比较好,于是被安排在中国远征军130师(属20集团军53军)当翻译,我们在怒江双虹桥渡江,目标是仰攻高黎贡山,攻取大塘子、腾冲等地。”谈起那段战火纷飞的往事,老人有些唏嘘。如今,位于腾冲滇西纪念馆西侧的中国远征军名录墙上,103141名远征军将士的名字里面赫然镌刻着“张希载”三个字。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张希载重返校园。毕业后,在党的号召下他满腔热血加入南下服务团,来到福建古田溪最艰苦的地区,参加新中国第一批水力发电建设项目——古田溪水电站的建设,这是新中国建设的第一座地下水力发电站。“当时我们实行供给制,没有任何报酬,条件非常艰苦,工程技术力量薄弱,但是没有任何人退缩。”张希载回忆道。根据电站设计方案,需要建设一条当时国内最长的引水隧洞,全长1758米。当时没有懂技术的人,只有部队派来的一名风钻工和10多名从事过采煤的矿工。施工队以他们为骨干,边学习边实践,采用两头并进的方法攻克难关开凿隧洞。

  1953年,古田溪水电站建成后,张希载回到北京,在北京水电建设总局工作,习惯于干实事的他不甘心在办公室的安逸工作,自愿要求到云南工作。“云南水力资源丰富,我是学电机专业的,就希望到云南发挥自己的专长,能干自己的专业工作是一件最快乐的事。”张希载告诉记者,建国初期百废待兴,他希望能投身到国家建设中去。

  就这样,抱着一颗炽热之心,1958年,张希载带着妻儿,从北京坐火车辗转汽车、窄轨火车、马车、牛车等各种交通工具,一个多星期后终于第二次踏上云南的土地。到昆明水电设计院报到后,他把儿子放在托儿所全托管,全身心投入到云南的电力建设。

  “当时云南电力发展还很落后。在党的领导下,全省电力工业逐年发展,目前云南电网已建成‘三横两纵一中心’的500千伏主网架,220千伏电网覆盖全省16州市,全省一张网全覆盖,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特性最复杂、电力最绿色的交直流并联异步运行省级送端大电网,我为云南电力出色的成绩感到由衷的自豪。”谈到新中国成立以来云南电力的快速发展,张希载感慨万千。

  “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还要关心云南电力发展一天。”张希载表示。后来张希载又到云南省电力设计院、云南省电力工业局工作,一辈子都在和“电”打交道。

  几十年来他参加过的工程有中国第一座高水头、跨流域开发的梯级水电站以礼河水电站,澜沧江干流水电基地开发的第一座百万千瓦级的水电站漫湾水电站,中国第一个面向国际公开招投标工程的鲁布革电站等大大小小电站,可以说他见证了云南电力工业的发展史。

  老人珍藏有一本写得工工整整的回忆录,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写道:“新中国成立前夕,云南全省的发电装机容量仅有1.45万千瓦,全省发电量5100万度,全省广大城乡和边远山寨仍然处于‘松脂照明、菜油点灯’近乎原始的状态,这就是旧中国,云南电力的全部家当,在这张一穷二白的白纸上,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云南电力人艰苦奋斗、顽强拼博,用辛勤的汗水绘制了一幅幅壮美的图画!”。

  “青年人要多到基层锻炼,要老老实实听党的话,在党的领导下,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踏踏实实干好工作。”张希载简单朴实的几句话却寄托了对青年电力一代的期望。

  文/欧阳婷婷

  云南电网公司

xpj777000入口(中国)科技有限公司